蜡笔多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王国血脉 > 正文 第87章 我认识路
    永星城,西环区,一架朴素低调却造价不菲的马车驶过石路,在熙熙攘攘的大街上转入下一个路口。

    “这是临河街,红坊街就在下一条路,瞧,就在那儿。”

    透过车厢前的小窗,孔穆托的声音从驾驶座上传来。

    但泰尔斯丝毫没有受到影响。

    “殿下……”

    小滑头,御前会议,秘科,安克,顾……

    颠簸的车厢里,有家不能回的王子闷闷不乐地思索着,无心欣赏窗外的永星城街景。

    不论是复兴宫还是秘科,不论面对国王还是黑先知,压抑与不顺都是他今天的主题词。

    但最让少年在意的,还是安克·拜拉尔晕厥之前的话语。

    【抓紧你的剑。】

    泰尔斯下意识地收紧拳头,却发现自己手无寸铁,掌中空空。

    他低下头,愣愣地盯着自己的左手。

    但只能看见掌心处的伤疤。

    “殿下?”

    肩膀突然一重,泰尔斯这才回过神来。

    车厢里,哥洛佛对他点点头,松开王子的肩膀。

    “您确定我们真要这么做?红坊街?”车厢外的孔穆托从窗口处回头:

    “如果马略斯长官知道了……”

    他面色为难。

    哥洛佛表情不变,但他的眼神表达了同样的顾虑。

    泰尔斯整了整新换的衣服领口,叹了一口气。

    这些人。

    即使顶着王室卫队或者星湖卫队的头衔,即使自己是第二王子兼星湖公爵,是这个国度第二尊贵的人……

    但无论是孔穆托还是哥洛佛,哪怕是目前与他关系最好的D.D,也还是对自己存有疑虑的吧?

    至于马略斯嘛……

    “你说得也对,那么……”

    泰尔斯沉吟了一秒,扭头向着空无一物的窗外喊道:

    “你有什么意见吗,马略斯?”

    哥洛佛和孔穆托齐齐一怔。

    “马略斯?你的意见?”

    泰尔斯重复了一遍,敲了敲车壁,装模作样倾听了一会儿。

    “看来……”

    王子回过头,看向僵硬的哥洛佛和无奈的孔穆托,遗憾地摊摊手:

    “他没意见。”

    哥洛佛抽了抽眉毛,没说什么。

    孔穆托只能露出不自然的笑容,回头驾车。

    他们的马车缓缓驶入红坊街的主道,汇入其他马车与路人的行列。

    窗外立刻热闹起来:招呼,叫卖,拉客,咒骂,不一而足。

    把泰尔斯的注意力从过往吸引回现实。

    如果不看其他,那红坊街大概与西环区的其他富庶部分没什么不同:宽阔的主干道,整齐的房屋,四通八达的小巷,摩肩接踵的人群。

    但这里的娱乐场所数量却是其他地方所望尘莫及的:酒馆、旅店、赌档、剧场、专卖“好货色”的街边小摊和路边小铺,当然,还有红坊街最少不了的各色“会所”。

    望着窗外似曾相识却又改变颇多的街景,泰尔斯不禁有些痴了。

    还是乞儿的时候,泰尔斯不止一次地溜来红坊街“找生意”,当然都是在较为热闹也安全的傍晚——须知乞丐们对固定地盘的敏感丝毫不少于猫狗、黑帮乃至国家,哪怕仅仅只是在不同的帮会手底下讨生活。

    但那时,乞儿泰尔斯都混迹在人群中,要么饱受推搡欺凌,要么总被轻蔑忽视。

    这还是他第一次坐在马车上,以一个平常国民,甚至是贵族客人的身份来逛这一永星城的寻欢胜地。

    孔穆托提缰扬鞭——保护要人的工作经历让他拥有了熟稔的驾车技能——穿梭在街头,无视着外围的小本妓馆乃至掮客流莺,直奔目的地。

    一路上,他们遇见许许多多的男人:有的热情无限迎来送往,有的初来乍到茫然无措,有人呼朋唤友急不可耐,有人扭扭捏捏拘谨生涩,有的穿着朴素鬼鬼祟祟,有的打扮时髦举止优雅,有人身负要务来去匆匆,有人闲庭信步欢声笑语。

    大街上的女人也有不少:堆满假笑的老鸨,忙碌浆洗的妇人,灰头土脸的女工,匆匆赶路的女仆,还包括打扮得像男娃一样满大街跑差事的穷苦女娃,以及满面怒气赶来抓丈夫回家的贵族妇人,甚至还有一看就是乘着马车偷偷跑出来,躲在手帕和扇子后红脸向外张望的贵族小姐……

    而泰尔斯他们的马车混迹其中,毫不起眼,一路不加停顿,很快便驶入中心街区,进入一片装潢豪华、招牌闪亮的房屋群。

    “哎哟,姐妹们,来客人了!瞧那马车,用料十足!”

    狱河之罪涌起,一片娇声霎时侵入泰尔斯的耳朵:

    “快去化妆!把你的束胸紧一紧!”

    “天啦咯你这是什么鬼香水,快去洗了!”

    “该死,谁拿走了我的情趣内衣!那是扎瓦克裁缝手织的秘密款!”

    “英气点儿,现在不流行柔弱美人了,都喜欢够硬的……”

    刹那间,马车上的三人就像误入花丛的蜜蜂,撞见整个红坊街最不能忽视,也是最引人注目的风景——形形色色的美人们。

    泰尔斯下意识地咽下喉咙。

    “这马车,少不得又是哪位偷偷跑出来的少爷呢……”

    “太早了,还没到傍晚呢,看来他很着急啊,呵呵呵……”

    她们遍布在主道两侧的屋宇内、门廊下、阳台上、巷道里、窗户后,藏在每一个你注意不到却又真切存在的角落里。

    她们大多年华正好,春芳动人,莺莺燕燕,娉婷万种。

    “这个点来的,肯定不想被其他人知道……嘿,我猜啊,是个喜欢吞宝剑的……”

    “那把多尼叫起来?”

    “别了,他昨晚伺候了三个男人呢,前后都疼,路都走不动了,让他好好睡会儿……”

    “那,那我绑紧绷带,去换男装?”

    “呸,男装简单,但是你有下面吗?”

    “你怎么知道没有?说不定掏出来比他还大呢!”

    “那……让我先试试?嘿——”

    “哎哟你还真来——快松手!看我不挠死你个小贱货儿——”

    “哈哈哈——假把式,我们啊,永远也变不成男人的!”

    “哼,那又怎么样,我这样就挺好,再说了,男人们这儿可没有我们大……”

    “是嘛,让我看看,也许是被我揉大的呢?”

    “诶你还来——啊,我好不容易才绑紧的内衣带子!”

    泰尔斯听得面红耳赤,努力板紧脸色。

    她们有的姿态优雅浑身清贵,有的体态诱惑气质性感,有的眉目传情勾魂夺魄,有的凄楚娇弱惹人怜惜,有的千娇白媚妖娆多姿,有的端庄素雅冷若冰霜。

    她们或惊鸿一掠显露真容,换来客人们的注目与惊呼,或呵呵发笑掩面退缩,勾起夹杂期待和失望的叹息,或放肆浪荡地轻轻勾指,引动男人们的热切疯狂。

    “说不定是你的那位相好?给你留家徽,说要来娶你的那位?”

    “你好讨厌哦……”

    “哼,又一个谗身子的负心汉罢了……”

    “或者一个被爱情冲昏头脑的傻老帽?”

    她们就像童话故事里在森林中影影绰绰,淘气探头的美妙精灵,东躲又西藏,此起而彼伏,时而现身时而神秘,时而热情时而冷酷,时而脉脉含情时而爱理不理,时而纯真圣洁时而搔首弄姿,勾得观者们心中痒痒。

    令人恨不能放下一切,随之而去,穷根追底,一睹真容,登堂入室,一亲芳泽……

    啪!

    哥洛佛把手伸出驾驶座,面无表情地挥出一巴掌,把仰头出神得忘了正事的孔穆托拍了回来(同样把大开眼界的泰尔斯惊醒回来)。

    “抱歉,咳咳,”孔穆托摸着生疼的后脑勺,尴尬地道:

    “我来过这——当然是因为公务——几次,下午只是刚开场,晚上要更热闹……”

    “二等护卫官,孔穆托,”哥洛佛冷冷地道,顺便换位到车窗前,挡住一个在二层楼上向泰尔斯温柔眨眼的漂亮小姐姐:

    “殿下还有事要办。”

    “当然,当然……”

    孔穆托讪讪道歉,偏头看向几个等马车降速就腆脸围上来的“本地老乡”:

    “不,我们不需要导游,也不需要介绍,更不需要……喂!别拽我的缰绳!好吧,这些钱拿去,少来烦我们!”

    护卫官气急败坏地打发走这些热情好客的“地陪”。

    显然,在这一点上,孔穆托没有撒谎,他确实不擅长这样的场面。

    马车再次向前行驶了一段路,转过几个弯,路过一群血气方刚,对不同姑娘美人们评头论足的年轻贵族。

    看看他们,是如此自信,轻狂,安逸。

    泰尔斯默默地对自己道。

    不像自己。

    年纪轻轻,却已重压在肩,束缚遍身。

    暮气深藏。

    少年自嘲地苦笑道。

    他们驶出热闹的地带,孔穆托这才靠边停下马车,指向街道的另一头:

    “瞧,那就是‘一夜艳遇’,位于红坊街核心区的前端,地段不错。”

    泰尔斯探出头。

    出现在他视线远端的,是一间华贵大气,人来人往的屋宇。

    屋外的掮客们讨好谄媚,热情无限,台阶上的鸨婆们挥舞手帕,笑意喜人。

    更别提窗口和阳台处的莺燕美人们,可谓千娇百媚,繁花似锦。

    那就是贝利西亚开的……会所?

    一夜艳遇?

    但是不知怎地,少年觉得它莫名眼熟,却又有些陌生。

    “有些新,”哥洛佛皱眉观察着‘一夜艳遇’的建筑外观,道出他的疑惑:

    “跟周遭格格不入。”

    孔穆托再打发走一个想凑上来介绍生意的掮客,闻言眼前一亮:

    “当然,它是在一间老棋牌室的废墟上重建的。”

    前警戒官兴致勃勃:

    “六年前的某个夜晚,两个黑帮争抢红坊街的保护权,在这里杀红了眼——那些狗娘养的甚至搬出了永世油,爆炸声把王都的总守备官都惊动了。”

    泰尔斯听得心头一跳。

    他看着那栋新建的会所,比照着它周围的路口,慢慢确认自己的记忆。

    不。

    六年前,让这座屋宇重建的,不是永世油引发的爆炸。

    他撑住车壁,默默地告诉自己。

    不是。

    孔穆托发觉了王子殿下有异寻常的神色,犹豫着开口道:

    “在下车之前,我能问问咱们是来做什么的吗,殿下?”

    “总不能真是来……找女人?”

    哥洛佛警惕地打量着周遭的状况,但他的耳朵却下意识地向泰尔斯偏转,显然也想知道答案。

    “当然不是。”

    泰尔斯神秘一笑:

    “我只是需要确认一些事情,一些,没有必要外传的事。”

    “哪怕是对马略斯。”

    “你们明白吗?”

    王子认真地看着车厢里的哥洛佛和驾驶位上的孔穆托。

    也许是地位使然,也许是眼神逼人,两人对视一眼,最终还是齐齐点头。

    “好吧,您是主人,我无权置喙。但如果我们来红坊街这事儿被人知道了……”

    “吉安,相信我,”泰尔斯无奈地对孔穆托到:

    “你不是第一个有此担心的。”

    “而我已经为此被教训整整一天了。”

    孔穆托犹豫再三,好歹还是把那句“那您就没吃到教训?”埋在了心里。

    他跳下驾驶位,为泰尔斯打开车门,专心致志投身“陪王子离家出走寻欢作乐”这一颇有前途的任务。

    “不。”

    哥洛佛及时伸手,按住了正要下车的泰尔斯。

    “不能这么直接去,太明显了,无论是殿下的年纪还是我们的气质。”

    僵尸警惕地望着大街上来来往往的人群:

    “会被人认出来的……”

    孔穆托挑挑眉毛,收起“我才是护卫官”的表情:

    “哦,他们已经认出来了。”

    泰尔斯一阵疑惑,哥洛佛则看向对方。

    前警戒官一脸习以为常地指指街道:

    “我说的不是殿下的身份……但这里是红坊街,一路上的所有人,无论街头乞儿还是会所门童,马车师傅或者糕点店帮工,他们在这里靠着红坊街混生活已经很久了,眼光老辣独到,早就认出这是大户人家的马车了。”

    哥洛佛面色凝重,默默沉思。

    可孔穆托话锋一转,轻松写意:

    “但倒不用过于担心,不少贵族和官宦子弟都会来这儿寻欢,当然晚上要更热闹一点……事实上,我敢打赌,多伊尔护卫官一定更熟悉这儿。”

    泰尔斯呼出一口气:要是多伊尔没被鞭打就好了。

    孔穆托竭力打消着两人的担心,可哥洛佛依旧一脸警惕,丝毫未曾放松。

    似乎他进了红坊街之后,就变成了一头多疑的猛兽。

    泰尔斯看着他俩的表情,挑眉点头:

    “好吧,但我们确实不妨低调些。”

    王子探头出车厢,指了指街口斜对角的“一夜艳遇”:

    “进去的时候,我们能否不穿过大路,也不走正门,比如说,”泰尔斯望向热闹非凡,顾客充盈的街道:

    “走后门?”

    孔穆托挠挠下巴:

    “理论上,我们可以绕到下城区,从另一个方向进红坊街,再走后门,这样可以避开人流,但是我强烈建议别这么做。”

    下城区。

    泰尔斯皱起眉头,哥洛佛则满面狐疑。

    “虽然西环区和下城区的治安都由西城警戒厅负责,可恕我直言,他们的管辖权威就只到红坊街为止了——永星城五大警戒厅,西城一直是最烂的那个,人渣遍地上下勾结,每年都会被揪出几个贪污腐化的警戒官和巡逻队员。”

    孔穆托露出嫌恶与不屑:

    “尤其是下城区——我不是怀疑我们保护殿下的能力,但是那地方不安全,容易惹麻烦。”

    正在此时,哥洛佛突然抬头,目现精光,直刺车外。

    “警戒。”

    僵尸浑身绷紧如临大敌,把泰尔斯和孔穆托都吓了一跳。

    “怎么了?”

    循着哥洛佛的目光,两人望向街对角的会所。

    一夜艳遇。

    泰尔斯这才发现,不知何时开始,“一夜艳遇”的周围多了不少人。

    大多数人衣着素朴,目光阴冷,他们都在往复逡巡中打量周遭。

    “有些不对劲。”

    孔穆托也觉察出不妥,他下意识地从外面关上车门,只留车窗:

    “这些人不是客人……”

    泰尔斯的眉心慢慢汇聚。

    “是打手。”

    哥洛佛面容阴沉,简洁明了地道出真相:

    “黑帮里专司暴力的人。”

    孔穆托来不及惊讶于同僚的眼力,就听见王子同样严肃地补充道:

    “是黑街兄弟会。”

    “是他们的打手。”

    一个打手拦住一位要进入会所客人,在后者不满的抗议中,一边粗暴地搜索对方的全身,一边细细盘问。

    有事情发生了。

    泰尔斯谨慎地盯着会所外这些他曾经无比熟稔的人群,默默地道。

    车厢内外沉默了一阵子。

    孔穆托咽了一下喉咙:

    “额,也许是来看管生意的?说实话,这也正常……”

    “不止。”泰尔斯的声音响起。

    哥洛佛和孔穆托齐齐转向他。

    泰尔斯的眼神转移到会所周遭,越发认真:

    “不止打手,看看周围:各色店铺的帮工、学徒,街头的跑腿、乞儿,乃至路边小贩、货郎……”

    “他们的状态都不正常。”

    在泰尔斯的提醒下,哥洛佛和孔穆托做起本职工作,细心地观察起这个街口的情况,两人慢慢变色。

    “是被黑帮吓坏了?”孔穆托回到驾驶位,不确定地问道。

    “不。”

    泰尔斯摇了摇头,越发肯定自己的想法:

    “因为他们也是兄弟会的人。”

    孔穆托疑惑回头:

    “什么?”

    泰尔斯搜索起曾经的街头经验,猜测道:

    “出于利益或习惯,这些人其实也是兄弟会的眼线,乐于为他们传递消息。”

    “显然,他们也被吩咐和提醒了,在留意周围的风吹草动。”

    孔穆托凝重道:

    “他们……是兄弟会刻意训练成这样的?”

    “不。”泰尔斯摇了摇头:

    “因为这就是他们的本来面貌。”

    “黑街兄弟会并非生于虚空,而是发源于走投无路的绝望人群——他们从第一天起,就深深扎根在底层人的社区里。”

    在孔穆托和哥洛佛的疑惑眼神下,泰尔斯幽幽道:

    “在那些最糟糕的地方,如果你生活困顿,无以为继,凄凉愁苦,挣扎求存,那兄弟会就是你的出路之一。”

    “无需伪饰,无需遮掩,大家平时各过自己的生活,到需要的时候,你就会自觉而默契地,向那些臂系黑绸的成员们通风报信,提供方便。”

    想起过去,泰尔斯略微入神。

    哥洛佛和孔穆托惊异地交换了目光,对王子的见识颇为意外。

    “吉安,你说,一夜艳遇是在黑帮火并后建立

    起来的?”

    泰尔斯谨慎地道。

    “是的,六年前,兄弟会和血瓶帮的人渣们狗咬狗,把红坊街祸害了,让大人物们没得逛妓院了,”孔穆托压下疑问,警惕地观察着渐次增多的打手们:

    “听说西城警戒厅插手了,逼他们停手罢战。”

    六年前。

    红坊街。

    兄弟会和血瓶帮。

    停手罢战。

    泰尔斯的眉头越来越紧。

    “殿下,我们该怎么办?还去吗?”

    泰尔斯举起一根手指,示意他们安静:

    “我们再看看。”

    在两人的疑惑中,少年深吸一口气,闭眼呼唤起狱河之罪。

    他瞬间进入地狱感官,尤其聚焦在耳朵与听觉上。

    很快,脚步、碰撞、摩擦、呻吟、娇笑、喝骂……街对角的方向上传来杂乱无章纷纷扰扰的声音,同时侵袭泰尔斯的感官。

    但经历了荒漠之行的历练,成长不少的泰尔斯熟练地调整狱河之罪的幅度,就像安抚不驯的猛兽,不让过度灵敏的感官阻碍自己,同时过滤掉无用的声音。

    只留下最关键的对话。

    “是血瓶帮干的吗?”

    一个兄弟会打手的声音传来,带着不服气的愤然与跃跃欲试的兴奋。

    “不知道,但要是莱约克知道了……”

    “真想看看他的表情……”

    “听说‘不眠者’全都被调过来了……”

    泰尔斯轻轻转头,寻找其他焦点。

    很快,他就找到了真相。

    “谁敢在我们的地盘绑人……”

    “是青皮?”

    “有可能,但我听说西城的大青皮跟我们有协议……”

    “莫里斯老大回来了……”

    “听说他很生气,亲自带着人去找‘幻刃’和‘红蝮蛇’要人……”

    “不,血瓶帮死不认账,场面很难看……”

    “该死,又要开打了吗?停战才多久……”

    泰尔斯慢慢抓住关键信息。

    “也可能是不懂行的外地人做的,你知道,江洋大盗什么的……”

    “王子回国后,城里来了很多外乡人,从上到下都有……”

    “操蛋王子,好好在北方待着不就完了,带回来的全是麻烦……”

    泰尔斯的心情越发凝重。

    就在这时,另一个声音插入他的感官:

    “他们找到她了!”

    “贝利西亚,她还活着!”

    泰尔斯眼皮一跳。

    “她自己回来的,虚惊一场。”

    “我弟弟说她脸色不太对,一回来就嚷着要见兰瑟大人……”

    “无论是谁这么做,都不想让我们好过。”

    绑人。

    贝利西亚。

    泰尔斯睁开眼睛。

    “我想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他们被惹毛了。”

    面对两名下属的奇怪眼神,泰尔斯望着‘一夜艳遇’的招牌,心中叹息。

    “那殿下,我们……”孔穆托试探着问道。

    泰尔斯望着围护“一夜艳遇”的打手队伍,失望地摇摇头。

    不,显然,王国秘科从这里绑走贝利西亚的时候完全不考虑低调的问题。

    兄弟会被捅了马蜂窝。

    至少,今天是别想靠近了。

    至少没法低调靠近。

    在失望中,泰尔斯靠上车厢,耳侧传来更多的对话:

    “我是瑞德摩,莫里斯老大的命令:这几天,红坊街的地盘由我们不眠者来看守。”

    “接待的客量减半,加强哨戒。”

    “留意一下,看看这几天有没有人盯梢——等等,街对角那架马车,它停在那多久了?”

    “走,看看去。”

    泰尔斯还想再听多一点,直到他一个激灵反应过来:

    对方说的是他们。

    “糟糕。”

    看见不少打手警惕狐疑地向这边走来,哥洛佛表情一变,敲了敲驾驶位:

    “孔穆托护卫官,我想他们注意到我们了。”

    “准备跑路。”

    孔穆托吃了一惊,他看着越靠越近的兄弟会打手,镇定地掏着口袋:

    “没关系,我带了以前的警戒官徽章,只要……”

    “不,”但哥洛佛打断了他,语气果断凝重:

    “那是兄弟会,不是血瓶帮,他们不在乎……而我们不方便亮身份。”

    孔穆托皱起眉头。

    打手们越来越近,不少人的目光都看向驾驶座上穿着斗篷,藏头露尾的孔穆托。

    “哥洛佛是对的,我们不能被拖在这里,马上走。”

    泰尔斯下了最终决定:

    “改天再说。”

    就在此时。

    “嘿!”

    街道另一头,越来越近的打手之中,那个叫瑞德摩的领头人对着他们的马车扬声开口:

    “那边的客人,不过来玩玩儿吗?”

    孔穆托和泰尔斯微微变色。

    “你知道,一夜艳遇今天打折……”

    瑞德摩一边说着一边做手势,周围的打手们悄然散开,向他们包围而来。

    “糟糕……”泰尔斯喃喃道。

    下一秒,哥洛佛果断撞开另一侧的车门,攀出车厢,足不点地换到驾驶座,将孔穆托挤到一边。

    “让我来。”

    孔穆托还在犹豫:

    “但是……”

    可哥洛佛毫无预兆地扯过缰绳,怒喝道:

    “坐稳了!”

    在马匹的嘶鸣声中,马车瞬间启动!

    咯噔咯噔……

    泰尔斯来不及反应,就一个踉跄挨上后方的厢壁,连忙伸手撑住自己。

    “嘿!”

    车厢外传来打手们的追赶声和瑞德摩气急败坏的呼喝:

    “停下!”

    “该死,我就知道它有问题!”

    驾车的哥洛佛面色冰冷,急急驭马,马车提速驶出街口,继续加速!

    “哥洛佛先锋……嗷,我的鼻子……慢点儿,殿下还在车里!”驾驶座上传来孔穆托的痛呼声,显然是在疾驰中撞到了鼻子。

    车轮轧上石路,来回颠簸,泰尔斯在车厢里上下震颤,只觉得灵魂都要升天了。

    咯噔咯噔咯噔……马蹄和车轮声越发频繁快速。

    窗外的街景急速退却,如走马灯般映出一副副路人的惊诧面孔。

    时值午后,红坊街上的人不多,但他们的马车实在是横冲直撞毫不避讳,惊得路人纷纷尖叫退避,途中还撞翻了一个小贩的摊子,惹来阵阵咒骂。

    “拦下它!拦下它!兄弟会重重有赏!”瑞德摩和一众打手的声音从后方追赶而来,越发急迫!

    啪!

    “滚开!”哥洛佛暴喝开口,抽出马鞭驱赶路人:

    “撞死了还领个屁的赏金!”

    咯噔咯噔咯噔……

    车速越发加快,不择路途。

    “不不不,看路!”孔穆托惊声尖叫。

    车厢避无可避地撞断一根晾衣杆,几件衣物飞进车窗。

    倒霉的泰尔斯勉力维持平衡,躲闪不及,被一件女性胸衣兜头罩脸。

    我日!

    王子气急败坏地将胸衣从脸上扒下来。

    落日在上,这简直是他坐过的最快也是最糟糕的马车!

    马车疾驰而追兵不休,红坊街区的路面一片混乱狼藉。

    “绕捷径,截住他们!狗娘养的!”瑞德摩怒喝着下令,追赶的队伍顿时分出一批人,消失在小巷里。

    “该死,他们是地头蛇,知晓路途……”好不容易在驾驶座上稳定身形的孔穆托着急地道:

    “你想好去哪了吗?直接原路回去?”

    哥洛佛脸色沉着恍若不闻,只是专心致志地催马,将马车越赶越快。

    但下一秒,僵尸的手臂绷出肌肉,狠狠一收!

    咯,噔。

    在马匹的悲呼与收蹄声中,整架马车一个急停回转,一侧车轮被抛上半空,离地驶空!

    那个瞬间,仿佛时间变慢,泰尔斯的眼眶慢慢睁大。

    车厢里,他的身躯同样腾空而起。

    车窗外的风景上移而去,露出某二楼阳台上一位正在晾晒内衣的姑娘,后者同样惊讶地与车厢里的泰尔斯对了一个眼神,随即消失在眼前。

    “我靠——”车厢外,孔穆托的悲痛呼声未完,就被呼呼风声掩盖。

    在这样危险的姿势中,半边轮空的马车顺着强大的惯性,生生横向插进一个小巷。

    倒霉的不止孔穆托。

    砰!

    泰尔斯在空中旋转了一百八十度,在后厢上撞了个结结实实。

    “驾!”哥洛佛再次怒喝!

    轰隆!

    空中的半边车轮再次着地,在震颤中重新加速。

    该死。

    马车重新稳定,王子痛苦地从车厢沙发上爬起来,心中咒骂。

    这不是去会所的马车就算了……

    他居然还要加速过弯?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这是去逮小偷——不,逮虾虎呢!

    不等泰尔斯神魂落位,他就惊恐地发现,两边窗外的墙面越来越近!

    咯噔咯噔——

    在极致的震颤中,王子发动狱河之罪,死死抠住车壁,凑到驾驶位后的小窗:

    “我们这到底是去哪——”

    泰尔斯的话被掐死在喉咙里。

    透过哥洛佛的肩头,他绝望地看见:

    马车的前方,只有一条越发狭窄,越发昏暗,越发漆黑,眼见毫无出路的巷道。

    死路一条。

    “在那边!跟紧了!”

    尽管看不到,但追兵的呼喝声越发急促,如在近旁。

    看着前方窄如米粒的巷道,泰尔斯一阵心凉。

    他们过不去。

    马匹无助地悲鸣着。

    而两边的墙壁越来越近。

    泰尔斯咽下一口口水。

    要不然,还是让哥洛佛停车?

    兄弟会不好对付。

    可是若他亮出身份,他们也未必敢怎么样。

    就是“星湖公爵大闹红坊街,满车内衣横冲直撞”的新闻,可能要遍传王国了……

    想起国王的表情和黑先知的笑容,泰尔斯一阵头疼。

    但现实总是超乎他的预料。

    “抓紧了!”

    哥洛佛非但没有丝毫减速的打算,反而越发狰狞粗暴地抽打马匹,强迫着它加速向前,冲向昏暗狭窄的前方!

    眼见要车毁人亡,泰尔斯一惊,正要开口喝止。

    “不,僵尸,太窄了,我们过不去!”

    孔穆托恐慌的声音再度响起,他甚至脱口喊出对方的外号。

    “相信我!”

    但哥洛佛一把按住同僚,怒喝道:

    “我知道这里的尺寸!”

    “进得去!”

    下一秒,马车毫不停息地冲入狭窄的巷道里!

    头顶的篷布遮蔽阳光,周围顿时昏暗一片。

    “相信我!”哥洛佛的声音有些变形。

    两边的车窗同时一黯。

    唰!

    令人心悸的摩擦声在耳边响起。

    泰尔斯竭力坐在最中间,闭上眼睛,伸腿死死抵住车厢。

    他发誓:

    要是他活下来了,一定要下一道命令:

    在余生里,哥洛佛休想再砰马车缰绳一下。

    然而。

    咯噔,咯噔,咯噔……

    一阵让人不安的上下颠簸后,王子惊奇地发现:马车渐渐平稳了。

    下一秒,眼前一亮,车窗外重新出现了阳光。

    马匹吭哧吭哧地喘息着,痛苦地将马车拉出小巷,驶入大道。

    它向粗暴的主人发出哀怨的鸣叫。

    却只能换来下一次毫不怜惜的鞭打。

    “好了,我们安全了。”哥洛佛的语气稳定下来,他旁边的孔穆托仍旧急喘不止。

    望着窗外清晰起来的街景,泰尔斯呼出一口气,惊魂甫定。

    马车开始减速。

    但他们的身后,追赶的脚步声先是迅速靠近,但是又在一瞬间齐齐消失。

    “该死——”瑞德摩的咒骂声响起,但是很快随风而去。

    追赶声越来越小,越来越远。

    孔穆托扒住车厢,奇怪地向身后看去:“他们怎么……不追了?”

    “这里是血瓶帮的管辖区,”哥洛佛头也不回,只是沉着地抓着缰绳:“如你所言,兄弟会和他们有协议,分割红坊街。”

    “没人敢轻易越界。”

    马车回复了正常的速度,平稳行驶了一段路,路人们也不再惊疑地望向他们。

    几分钟后,他们终于确定:自己脱离了追捕。

    哥洛佛最后一次警惕地打量完后方,这才把缰绳还给孔穆托。

    带着不同的心情,三人齐齐呼出一口气。

    “但是,哥洛佛先锋官。”

    回复了正常的思考能力,孔穆托第一个发出疑问:

    “我记得听D.D说过,他每次拉人来红坊街玩儿的时候,你都是拒绝的……”

    前警戒官小心翼翼地驾车,同时疑惑地看向哥洛佛。

    “但是你怎么这么对这地方这么……了解?”

    还穿梭巷道,轻车熟路?

    就像——孔穆托把这句话压在心里——回家一样?

    泰尔斯默不作声,但他同样凑到小窗前,望向哥洛佛。

    哥洛佛面不改色。

    但少年敏锐地在地狱感官里察觉到:僵尸的手臂慢慢收紧。

    “因为……”

    哥洛佛面无表情地望着街道,话语一滞。

    几秒后,僵尸闭上眼睛,舒出一口气,仿佛放弃了什么。

    “因为我就是在这儿长大的。”

    那一刻,泰尔斯和孔穆托齐齐一怔!

    “就是这里。”

    面对两人疑惑的眼神,哥洛佛睁开眼睛,语气失落,神色恹恹:

    “红坊街。”

    那一秒,哥洛佛幽幽地望着红坊街的大路,目光微妙,其中意味难为人知。

    马蹄声继,车轮不停。

    泰尔斯和孔穆托花了好几秒,才从这个消息里回过神来。

    “我……他们没告诉我。”孔穆托咳嗽一声,颇有些尴尬。

    “因为没人知道——加入卫队的时候,我的档案被部分封存了。”

    哥洛佛的嗓音沙哑而沉闷,就像一个差学生翻开了一本他最不擅长的科目书籍:

    “闵迪思厅里,知道这事儿的只有马略斯勋爵。”

    车厢里,泰尔斯默默地注视着他的背影。

    嘈杂的人声和单调的马车声中,无意间得知了同僚秘密的孔穆托讪讪地点头:

    “是嘛,所以这么说……”

    “是啊。”

    哥洛佛缓声开口,在复杂的情绪中径直承认:

    “很久很久以前,我曾经活在这里,在红坊街头,是血瓶帮里的一个……”

    他散发出一股腐朽与阴暗的气息,嘶哑道:

    “乞儿。”

    那个瞬间,泰尔斯浑身一震。

    乞儿。

    哥洛佛……

    乞儿?

    车厢里,王子恍惚不言。

    “乞儿?”

    孔穆托惊疑不定,他的眼神在周围街道和浑身阴暗的哥洛佛之间来回游移:

    “但是,先锋官阁下,难道你不是出身璨星七侍,‘风骑士’哥洛佛家族……”

    泰尔斯重重咳嗽了一声,打断孔穆托的话。

    车厢外的两人同时回头。

    “我想,我们惊动了一些人,”泰尔斯忍耐着不用除看下属以外的目光看哥洛佛,而是努力维持平常的语调,认真地道:

    “得躲一躲风头。”

    三人之间沉默里一阵。

    “当然。”

    孔穆托心领神会,他偏转视线,不再用奇怪的眼神注视同僚。

    僵尸看了泰尔斯一眼,终究还是微一点头,望向前路。

    “跟我走。”

    出身高贵的一等先锋官,嘉伦·哥洛佛低低地嗤笑一声,话里带着他认为只有自己明白的嘲讽之意:

    “我认识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