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多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混在诸界(高良姜) > 章节目录 1-052 温柔在滋生
    雷天生身子一紧,心中有一种异样的情绪在滋生,有些熟悉,有些陌生。

    他柔声说道:“不会的,任何情况下我都不会放弃你。”

    “如果我是幽倪呢?”诗兰的头倚在他胸前。

    “幽倪?”雷天生一怔,随即说道:“你本来就是与幽倪的融合,这我早就知道,诗兰,我早就说过,只要你愿意跟着我,无论发生什么事,我都不放弃你,就算你是以幽倪为主,也一样!”

    “为什么,幽倪不是人族的死敌么?”诗兰的身子似乎僵了僵。

    “死敌?”雷天生一笑,他可不觉得,“不,幽倪也是种生命,对我来说,并没有多少不同。”

    他除了知道幽倪是种虚空异种生命,可以炼化成魂珠之外,什么也不知道,蓝元也没有与他细说幽倪的事,雷天生并不知道幽倪的可怕,不知道有多少高手命丧幽倪之手,也不知有多少幽倪被修士所杀,与幽倪争斗了不知多少岁月,两者早就成了无法解开的死敌,但对雷天生来说,他反而觉得幼小的幽倪被师父蓝元炼化,很是可怜。

    他大声说道:“不管你是什么,我只认你是诗兰。”

    好一会儿,没有回音。

    雷天生轻轻抚着诗兰的长发,以示安慰,这时他突然听到轻轻的声音,抬头便见郎古正从圆几上往下跳到地上,见他望过来,郎古忙尖声道:“我只是只虫子,什么也没看到,什么也不知道,我去睡觉。”

    它仅剩的四足蹦跳着逃也似地奔向健身房,从虚掩的古式房门缝隙挤进去。

    雷天生略感到好笑,并不在意,毕竟人虫有别。

    但郎古这么一搅,诗兰却有些不好意思,她想抽回手臂,离开雷天生的胸怀,但雷天生却突然热血上涌,反手将她抱紧,道:“诗兰,我不管你原来是什么,是智能人还是幽倪,今后,你是我的女人,任何人也不能伤害你,任何人也休想将你从我身边抢走。”

    这些日子他饱受煎熬,从可能要失去诗兰的恐惧,到看见诗兰苏醒时的狂喜,以及对诗兰昏迷的担心和不安,等待的两天里,与诗兰交往的一切在他脑海里一遍遍回想,他发现自己已经离不开诗兰,离不开这个唯一对他好的女人。

    诗兰似乎已经恢复了一力气,迎头望着他,目光中闪着异样的光彩,轻轻道:“大人,我一直在等这一刻,等了很久,等你让我做你的女人。”

    雷天生看着她那眩目的眼光,心神不自觉有些荡漾摇曳,这一刻,他发现诗兰异样的美丽,她的眼睛,她的睫毛,她的眉,她挺翘的鼻子,尤其那圆润的双唇有着荡人心魄的引力。

    他缓缓低头相就。

    诗兰脸上现出一抹红晕,她轻轻闭上眼睛,等待幸福的来临,这时她身子突然一僵,猛地睁开眼:“大人,我没有找到阿盟。”

    就在刚才,突然有一股力量奋力的抗拒和挣扎,在她心神最脆弱的时候,差点令她压制不住,为了减轻这种抗拒,也为了掩饰自己的异样,她转移了注意力,想到了之前发生的事。

    雷天生也猛地一省,目光一凝,沉声道:“快跟我说说都发生了什么事。”

    诗兰说道:“兰德星上去了很多赏金猎人,他们正在兰德山脉清理一些古怪的大虫子。”

    雷天生点点头:“郎古曾经在那里搞了些小动作,弄乱了一些虫子的基因,就是为了迷惑和拖住那些赏金猎人。”

    “我没有发现虫皇,便离开兰德星,回来时突然想到,阿盟会不会被带到了站点,这很有可能。”

    雷天生一喜:“你发现阿盟的踪迹了吗?”

    诗兰目光再次出现深深的恐惧:“我就是搜索站点的时候,才被发现和追杀的。”

    雷天生顿时有种负罪感:“我这是怎么了,站点上肯定有高人座镇,我却希望诗兰去搜站点,这明明是让她去送死。”

    他脸上闪过一丝赚意:“你不该去那里的。”

    诗兰说道:“我也不敢深入到站点内部,只是在外围的生活区看了看,但搜到一间客房的时候,一个长着络腮胡子的男人正与三个女人那里面胡混,我不敢多看就想离开,哪知那男人突然抬头看了我一眼,然后一挥手,那三个女人便软倒,没有了声息,我顿时知道不好,就想逃,但从那男人身上闪出一个人影,伸手一指,我就不能动弹了。”

    雷天生听得纠心,急问:“他伤了你?”

    诗兰摇摇头:“那人影是一个青人男子,也是络腮胡子,与房间里那个真人很相似,肯定是他的魂魄离体,我当时就知道遇到高人了,想求饶却开不了口,我的魂魄只能看只能听,其他的什么也做不了,那男子也没有再动手,围在我身边转了几圈,一边说我是人的脑袋,幽倪的身子,大人,我是看不到自己的样子的,也不知他说的是不是,如果我的魂魄真是那样,可怎么办?”

    雷天生有些好笑,诗兰在那危难时刻,居然不是想着如何逃走,而是关心自己的形像,还真是个女人天性,他安慰道:“那也很好啊,等我能看到你魂魄时,我也好好瞧瞧。”

    “丑也丑死了。”诗兰捂住自己的脸。

    “不,你是什么样子我都喜欢。”

    “真的?”诗兰从指头缝里睁开眼睛。

    “当然,你是我的女人,不管是真人,还是魂魄,长什么样我都喜欢。”雷天生正色地道,又问:“后来怎么了?”

    “后来那把我定住的法术似乎有些松动,我似乎也力量大增,趁他一不留意,转身就跑,但那男人速度也奇快,在我身后紧追不舍,我不敢回到这里来,只能漫无目的乱跑,逃到哪里自己也不知道。”诗兰心有余悸地道:“后来,看到有一些长相奇怪的东西,一头像是蚕虫,另一头像是一个巨大的吸盘,它们不来攻击我,却纷纷攻击那个络腮胡子,谁知那人强得可怕,随手一指,那些怪物就被炸得粉碎,我知道,他不是追不上我,想杀我只怕也在举手之间,他应该是想看看我的真身,因此我更不敢回来,就这样我不停地逃,他在后面不远不近地追。”

    雷天生对那个络腮胡子高人又怕又恨,又感激他没有抹杀诗兰,同时心中一动,怀疑诗兰描述的那种怪物就是幽倪,只攻击那个高手,而不攻击诗兰,除非它们看不到诗兰,但这只怕不可能,那高人能看到,虚空生命当然也能看到,或者就是认为她是自己的同类,诗兰或许真就是人首幽倪身。

    想想她描述的幽倪样子,再想一个美人脑袋下面就像穿了一条长裙的样子,雷天生感到既新奇又好笑,但这么一个大美人被人追杀,可就大煞风景了。

    诗兰吸了口气:“后来,那络腮胡子似乎不耐烦了,又一个法术把我定住,逼问我究竟是怎么回事,是纯粹的魂魄,还是有真身,或者是幽倪进化而成,但我就算能说话也不可能回答他,他就威胁要杀了我,见我久久不回答,他就开始作一些手势,似乎是要发出一个很大的法术。”

    她眼中再次闪过无尽的恐惧:“这时我以为自己死定了,哪知我的周围突然出现了一些流萤,一闪一闪的,起初我还以为是他施展的法术呢,可我就感到一股无形的力量使我解开了定身的状态,并看到他错愕的表情,我立即逃走,而且速度大增,后来再没见他追来,便回到这里来,当我睁开眼就看到了你,心里一松,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一闪一闪的流萤?”雷天生心中一动,“莫非是那流光碎片,是我感悟的那世界本源法则?难道是我救了她回来,而不只是唤醒了她?”

    他虽有些怀疑,但并不确定,却暗自侥幸自己误打误撞,使得诗兰平安归来,而且两天过去,也没见到那络腮胡子高人追至,应该是找不来了。

    他将诗兰紧紧抱在怀里,安慰道:“回来就好,以后轻易不能魂魄离体了,我不想你再出事。”

    “嗯!”诗兰轻轻应了一声,闭上眼睛,这一刻她感到无比的安全,无比的温馨,仿佛整个人泡在幸福之中。

    许久。

    雷天生心中也有无尽的温柔在滋生,有了一个相依靠的女人,今后就不再孤单,对于未知的将来,似乎也不再迷茫,他似乎从漫无目的的逃亡之中,找到了一个目标,虽然不能说得清楚,但心却已经不再像飞絮那样飘摇不定。

    雷天生从小只想平安地活下去,性格偏软弱,有得过且过的想法,没有什么野心,凡事能躲就躲,在巨大的危险来临时,只是想逃,在郎古的游说下,仓惶逃到星际。

    随着实力的逐渐增长,尤其拜蓝元为师后,他的心理也在逐渐发生变化,开始正视现实,现在接纳了诗兰后,他顿时有了一种使命感,不再只是为自己而活,还有他所爱的人,还有他的亲人。

    男人大多需要有女人才能真正成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