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多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娱乐之华娱第一巨星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一十五章小房子的哭
    当剧组的最后一个拼图女主角定下后,【春物】这个剧组也就算是完整了。

    对于普通的导演来说,可能一个完整的剧组没啥的,不就是一个剧组吗,他们一辈子不知道组过多少剧组了。

    但是对于林诣杉和温子仁这种导演来说,一个完整的剧组就像是一把利器,他们能用着它收割着普通观众们的眼球,让他们红了眼,以及特殊观众头颅里的大脑,让他们失了智。

    曹禺一直觉得那种疯狂追星的人,都是群特殊的人,都是看影视作品的时候,脑子被导演和演员给收割了,以至于失了智。

    不然不足以解释,为何他们会有各种奇葩操作。

    而剧组一正式运行,林诣杉的导演水平那就体现了出来。

    虽然林诣杉的情商好像不高,甚至还有些触及平均值的底线,但是林诣杉的导演水平,那真的不是盖的。

    曹禺估计未来林诣杉以那个水平的情商,都能在好莱坞混出头,是不是就是闭着眼,单靠着自己的强大导演水平给闯出来的。

    要知道【春物】剧组,虽然是个电视剧,但是剧组的台前幕后成员很复杂。

    先说幕后人员吧。

    主要幕后人员框架是由杰里在好莱坞那边招的,其他一般的幕后人员,是林诣杉为了省钱,从华国这边直接招的。

    这只是剧组的幕后人员,成分就有些杂了。

    有国外的,有国内的。

    国外的人员,就有自由美利坚、严谨德国、浪漫法国等人员。

    毕竟好莱坞是世界电影中心,那里的从业人员是五花八门的。

    而愿意跟着剧组到处跑的,大多数都不是自由美利坚的本地人,而是一些其他国家在好莱坞闯荡的人。

    国内的人员,更是天南地北的哪都有。

    就这样一个复杂的剧组,居然被林诣杉给整治的井井有条,可见林诣杉的导演功力。

    而这只是幕后工作人员,还有台前工作人员呢。

    RB的石原里美、韩国的全智贤、华国的刘亦妃。

    就是沟通都有些问题,但是林诣杉居然也将处理的不影响拍摄进度。

    这是曹禺最惊讶林诣杉的一点。

    当然了,林诣杉能这么协调的沟通几人,也有一些方面,是因为有曹禺这个座山虎在。

    几个人都得看着曹禺这个世界巨星的面子,都不敢乱来,都很配合林诣杉的工作。

    不过有个别的人,就不怎么看重曹禺这个世界巨星的面子了——房主明。

    其实最开始房主明还是很看重曹禺这个世界巨星面子的。

    毕竟虽然他老爸厉害,但是曹禺也不弱啊。

    可是曹禺总是拉着他,给他讲解一些演技方面的技巧,死活不让他去上镜。

    这就让房主明很难受了。

    他来这是因为他老爸的吩咐抗拒不了才来的。

    本以为跑个几天的龙套就能回到宗盛李那里,继续学那种名为音乐课程,其实整天就是和一帮子狐朋狗友胡混的快乐日子了。

    但是没想到这本来以为很短,就几天的龙套日子,居然拓麻的越过越长。

    看着这都十来天过去了,曹禺还没给他分配角色,一副要教他演技到剧组结束的样子,小房子有些绝望。

    心里不住的在呐喊:这日子没法过了。

    其实曹禺之所以这么对房主明,主要是怕一个老鼠屎坏了一锅汤。

    当初曹禺答应了程龙把房主明给安排进剧组时,曹禺心里就有打算了,不准备让房主明在剧组里出演有头有脸的人物。

    为的防止日后房主明骚操作——他爹在电视里出演这公益广告,喊着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然后他在后面来了个真香,连累到【春物】被封。

    但是既然不打算让房主明出演主要角色,那就得给其一些补偿。

    毕竟大哥程龙的面子曹禺还是要给的。

    于是曹禺就打算通过教授房主明一些演技技巧,来补偿一下,到时候大哥程龙来了,曹禺也好和程龙解释,自己这是用心了。

    别看这个演技技巧好像不怎么高大上,但是这玩意对于一些懂行的人来说,那真的是价值连城。

    因为曹禺传授的,都是他在拍商业片的时候领悟的技巧,这些技巧有多珍贵,你可以看看曹禺目前在商业片的战绩。

    曹禺目前身上的担任主角的商业片成就是:【死神来了】全球四亿多美金、【我的野蛮女友】亚洲一亿多美金、【蜘蛛侠】全球十三亿美金。

    如果再算上已经拍完但是没上映,可是肯定会大爆的【加勒比海盗1】。

    曹禺估摸着能有个近三十亿美金的累计票房。

    这个成绩已经可以说是目前好莱坞、乃至全球的明星里,在商业片上拔尖的存在了,能和曹禺飙累计票房的明星,真的不多了。

    所以曹禺在商业片上的一些技巧,说是技巧,不如说是一种另类的票房保障。

    但凡谁能学会十之一二,不说成为好莱坞巨星了,反正是在好莱坞混口饭吃,那是不难的。

    不过很可惜,小房子目前年纪还小,心思还是沉迷于灯红酒绿之中,对于这些很无感。

    急于会到那种舒适圈的生活中,目前正在给他爸打小报告。

    你问曹禺怎么知道的,因为曹禺目前就在隔着门偷听呢。

    “爸~~~”房主明拨通电话后,二话不说,直接就是上哭腔了。

    “怎么了,儿子,被人欺负了?”程龙一听自己儿子都哭了,很惊讶。

    因为他很久都没有听到自己儿子的哭腔了。

    原因嘛,也不复杂,一个是程龙太忙,常年到头和小房子见不了几面。

    二个是房主明也大了,人长大了,自然就不容易哭了。

    程龙记得他上次听儿子哭,还是件挺久远的事情,好像还是在房主明小的时候,他带着房主明玩举高高,结果职业病犯了,把儿子当道具,耍了一遍成龙式的功夫动作戏剧。

    大受刺激的小房子觉得自己幼小的心灵和身体,遭受了本不是这个年纪所能承受的苦难,从而很懵逼的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