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多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娱乐之华娱第一巨星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一十八章刘妈妈的谎言
    “那个……那个……?”曹禺递过给刘亦妃一杯水后,非常自然的拉了一条板凳,坐在了刘亦妃的身边,准备旁敲侧击的问问刘亦妃为啥这么怕自己。

    但是想了半天,曹禺都没有想到该怎么样旁敲侧击的问,最后只能一直略显尴尬的重复了两遍,单词那个。

    然后曹禺沉默了下来,准备好好措一下词。

    谁想到曹禺这边刚沉默,那边的刘亦妃像是鼓起了跳崖的勇气似的,望着曹禺然后脆生生的开口道:“你知道了,对吗?对不起。”

    “啊咧!”曹禺很是懵逼的摸了摸后脑勺,心想:我知道什么?

    “其……其实我也是昨天我妈妈告诉我,我才知道的,我之前真的不知道。”刘亦妃又犹犹豫豫的说出了一句曹禺听不懂的台词。

    “不知道什么?”曹禺实在是忍不下去了。

    这又是知道,又是不知道的,还掺杂着对不起,难道你还做了啥对不起我的事,可是咱两之间没事啊。

    这朴素迷离的台词,让曹禺本来不怎么好奇的,被挑逗起来了好奇心。

    “嗯?”刘亦妃一愣,然后小心翼翼是试探道:“这事你还不知道?”

    曹禺:“知道什么?”

    刘亦妃:“你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曹禺:“知道什么啊,你这话说的没头没尾的,我都迷糊了。”

    “哦,那没什么,我也不知道,我情绪酝酿好了,我去拍戏了。”刘亦妃说到底,性格其实更像是一个小狐狸,一看曹禺的确是什么都不知道样子,就准备把曹禺给糊弄过去。

    这要是放在刚才,曹禺可能就无所谓了,糊弄也就糊弄过去了。

    但是曹禺这胃口都被吊起来了,你再这么没技术含量的糊弄曹禺,曹禺自然是不愿意的啊。

    “我觉得你情绪还没有酝酿好,你得再酝酿一会。”曹禺很是不客气的按住了刘亦妃的肩膀,然后又把刚刚想要起身的刘亦妃给压回了原位,想要和刘亦妃好好聊聊。

    刘亦妃自然是不会放弃反抗,朝着远方的导演林诣杉呼喊道:“导演,我情绪酝酿好了,我要拍戏。”

    显然刘亦妃是打算求救导演了。

    但是刘亦妃情急之下还是忘了,这个剧组到底是谁说的算啊。

    曹禺都没有开口,只是眼光往林诣杉那边一扫。

    林诣杉是谁,那可是秋名山老司机了,一看曹禺目光不善,微微缩了一下头,然后尴尬又不失礼貌的找了个理由回答刘亦妃道:“再等等,场景还没布置好。”

    “可是我看那场景和之前拍的时候都一样啊,都没动,怎么就没布置好了?”刘亦妃显然还不打算放弃。

    “哎呀!”林诣杉很是夸张的,走到场景里,故作不小心的推倒了一个桌子,场面一时显得有些无声的尴尬。

    “说说吧,到底怎么回事,为啥今天看我的眼神都不对了。”曹禺直直的顶着刘亦妃姣好的面庞的问道。

    曹禺能看的出来,刘亦妃在听到自己这话的时候,眼珠子不怀好意的转了转。

    曹禺和刘亦妃一起拍戏这么多天,也算是了解了一些这个古灵精怪的小丫头,知道这小丫头的内心,远不是其表面这样文静,形象的说的话,刘亦妃的内心更像是一个小狐狸,眼睛转了转,这是要撒谎的征兆。

    “我妈妈说,你是大色狼,吃人不吐骨头的那种,天天看我的眼神不对,她今天有事出去了,晚上也不能回剧组定的酒店,叫我晚上睡觉的时候小心你来敲门,所以……”

    所以后面的话刘亦妃没说,但是就这些已经算是较为圆满的把之前为什么看到自己会害怕给解释了。

    而且刘亦妃说这句话说的时候,还配上了些害怕曹禺的样子,演技比前面的哭腔小房子告状时都不遑多让。

    有条有理,倒还真的有些像真话,要不是曹禺有些了解这小丫头,还真的就被她给骗了。

    这句话里唯一能信的,就只有一个信息,那就是护犊子的刘妈妈居然不在。

    既然刘妈妈不在,而且小丫头还敢用假话骗自己,曹禺抱拳捏了捏自己的手指,嘎巴嘎嘣的作响,那就别怪自己不客气了。

    于是曹禺故作恶人道:“哦吼,是这样啊,你要不说,我还真的不知道,刘妈妈今天不在啊。

    讲真的,我早都想去敲你的门了,毕竟小丫头你长得这么漂亮。”说着曹禺色狼模样的摸了一下刘亦妃柔嫩光滑的脸蛋,惹得刘亦妃瞥了一下脸蛋。

    “只是苦于刘妈妈一直在,所以我一直没机会啊,今天你居然这么明白的暗示我了,我懂了,你肯定也是喜欢我的对不对。

    之前害怕我的表现,是不是你的欲擒故纵,我不会辜负你的,今晚就去敲你的门,要是敲不开,撬其实我觉得你也不会介意的吧。”

    刘亦妃整个人都慌了,颤声道:“不是吧,开玩笑的吧,你是骗我的吧,你这话说的前言不搭后语,都没有逻辑。”

    “嗯哼,只许你开玩笑,前言不搭后语,没有逻辑的对付人,就不许我吓吓你,只需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原来你这么双标啊,小丫头。”

    看刘亦妃声音都发颤了,曹禺就知道不能在继续吓刘亦妃这个小丫头了,毕竟刘亦妃有过单亲生活,心里可能不太健康,于是曹禺马上就把话说开了。

    两人就这么僵持了一会。

    曹禺见刘亦妃撇着个小脸,故作不屈服的样子,威胁道:“你要是再不说实话,玩笑可就当真了。”

    “啊~我说。”到底还是太年轻,没经过什么风浪,稍微吓一吓亦妃就投降了,告诉了曹禺为什么她今天拍戏的时候,看他的眼神里有害怕的情绪。

    原因其实很简单,早上刘妈妈要出去办事,不能看着刘亦妃了。

    而知女莫过妈,刘妈妈很清楚自己这个宝贝女儿文静的外表下面,藏着是一颗多么活蹦乱跳的心。

    一旦没有她的管制,不知道刘亦妃会疯到什么程度。

    于是刘妈妈就打算编个不是谎话的谎话来骗骗女儿,让女儿在她离开的这天里收敛一些,别疯的太过分。

    刘妈妈编的谎话很简单,就是说刘亦妃和房主明一样,都是走后门托关系才进来剧组的。

    而房主明因为走后门托关系被曹禺发现了,不仅角色没了,还被惩罚在剧组里跑龙套做苦力,所以让她小心些。

    刘妈妈的这谎话编的真的是登峰造极,九真一假的信息量,让刘亦妃不得不信啊。

    “哇~~~”给曹禺说完这些后,刘亦妃可能以为自己会遭受到和房主明一样的待遇,哭的那叫一个伤心啊。

    只不过声音刘亦妃也知道哭的声音太大,影响不好。

    所以只是一边掉着银豆子,一边细细的对着曹禺哭喊着:“曹哥哥,我真的不知道那是托关系走后门,我以为那就是个正常的试镜,那天我还好奇,为什么那么久都没人,就我一个,呜呜~~~,我真的不知道啊~”

    “曹哥哥,我想演戏,我不想做苦力,呜呜呜~~~”